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小說的“金手指”能否激活現實題材新的想象力?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李菁  2019年08月08日08:00

現實題材的崛起和備受關注,是近兩年網絡文學發展的明顯趨勢。隨著越來越多現實題材作品的涌現,更高的要求、更深入的思考也隨之產生:什么是真正的現實題材網絡文學?如何理解現實題材與現實主義的關系?幻想題材與現實主義對立嗎?如何警惕網絡文學中的“偽現實”?

現實題材≠現實主義

在網絡文學界大力倡導“現實題材”的同時,“現實主義”也重新成為整個文學界的理論熱點,兩個緊密關聯的詞匯被頻頻提及,甚至被通用、濫用,也引起很多作家和研究者的關注、反思。

從馬克思、恩格斯關于現實主義的經典論述,到蘇聯文學、中國當代文學,“現實主義”已經成為一個龐大、豐富的理論體系,并且還在繼續衍生、發展。無論是網絡文學還是傳統文學,目前都存在一種題材優先論的傾向,很多作家和作品有意無意以“當下生活元素”代“現實題材”,以“現實題材”代“現實主義”,甚至出現了“現實主義題材”這種似是而非、不倫不類的表述方式。

編劇、導演宋方金認為,首先要區分“題材”和“主義”兩個概念范疇:“現實主義并不是一種題材,而是一種態度、一種風格。歷史、科幻也可以拍得非常現實主義。反過來,現實題材也可能拍得非常架空、虛無、懸浮。”

“不要將現實題材與現實主義混為一談。現實題材是指作品所描寫的社會環境及人物故事是現代的、當下的。它既可以用現實主義手法表現,也可以用浪漫主義手法表現。現實主義是一種創作方法,現實主義可以寫現實題材,也可以寫其他題材。”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這樣談到。傳統如《紅樓夢》,雖然有很多神話元素,但依然被視作現實主義創作的典范;網絡作家辰東的《遮天》看似寫的是玄幻除魔小說,但其中表現的社會倫理、親情友情愛情,無不帶有中國社會的現實基因和中華傳統文化的現實關照,也可以視為具有現實主義精神的作品;而有些作品,看似寫實,實則不接地氣、不懂生活,也不能被視作真正的現實主義作品。

現實主義與現實題材在概念上的未加區分導致網絡文學界對現實題材網絡小說的界定出入很大。評論家閆海田在《后玄幻時代的“現實主義”》里談到,同樣采用“穿越、重生”結構,如果是“穿越、重生”到的年代比較久遠,則被歸入歷史類之中,如更俗的《楚臣》寫股票投資人翟辛平意外身亡后,穿越到五代十國時期被“晚紅樓”設計中毒身亡的韓謙身上;如果“穿越、重生”的年代較近,則會歸類到現實類中,如牛凳的《春雷1979》寫“90后”“佛系”青年韓春雷在單位廠房火災死后重生到1979年的故事。傳統文學界對現實主義探討,強調文學對社會現實的關注和批判,是從文藝理論、創作手法到創作態度的復雜系統研究,而網絡小說對現實題材的倡導,首先要完成從魔仙、玄幻世界向真實生活的延伸,實現題材和風格的多樣性。

一批網絡作家嘗試用現實主義手法創作現實題材作品,采取“正面強攻”,按照事物的本來規律來呈現以及解決現實生活中的矛盾和問題,再現典型環境的典型人物。如描寫互聯網行業風起云涌的《網絡英雄傳》三部曲;真實反映青年一代支教山區生活的《明月度關山》;描繪公安干警臥底緝毒的驚險場景的《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等。對此現象,陳崎嶸表示,現實題材領域在不斷拓寬,不僅數量上呈現井噴增長,作品在思想內涵上也不斷深化,作品的藝術水準明顯提升。生活面廣、真實感強、藝術感佳、網絡人氣旺成為共同特征。

穿越、重生、金手指……也可以展現現實生活

網絡文學的發展離不開巨大的想象力,玄幻、修真、仙俠等類型網絡小說為讀者帶來無限快感。幻想類網絡小說也有現實主義嗎?金手指等“非現實主義”元素,可否用于現實題材創作中?

在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主任何弘看來,目前中國網絡小說的多數作品在處理現實題材時更多的是從滿足讀者內心的欲望和需要出發,構建與現實糾纏不清的幻想世界。一些擅長玄幻題材類型的作家在“超現實”類型小說創作過程中,將作品細節的真實性和現實主義元素進行增強,創作一系列“接地氣”的玄幻題材作品。還有一部分玄幻作家開始轉型,進行現實題材創作,包括知名玄幻作家唐家三少新創作的現實題材作品《擁抱謊言擁抱你》,網絡懸疑推理作家丁墨的《摯野》等,均將視角投向現實生活。有些網絡作家嘗試將“金手指”“異能”等元素加入現實題材創作中,這已成為當下網絡文學創作的重要現象。

南派三叔的《南部檔案(食人奇荒)》從題材領域來看應該歸入歷史或者奇幻題材中,但在其細節真實度以及所傳達的批判現實主義傾向上,卻與現實主義經典作品有著精神共鳴。如寫到眾人圍觀“張海鹽”被砍頭行刑的場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阿Q被砍頭的經典情節。

同時,越來越多的網絡作品以當代的社會現實和日常生活為背景和原型,通過網絡文學特殊的“金手指”基因,“增強”年輕人對現實矛盾、真實生活、生存狀態甚至人生價值的認識。這其中不乏很多將現實、玄幻、歷史深度結合的作品。這些作品用幻想添彩,尋求新方式讓讀者更容易接受現實,傳達時代精神。如瘋丟子的《百年家書》,女主意外穿越到抗戰時期,成為一名記者,以其親身經歷為主線,細膩地描繪了盧溝橋事變、臺兒莊戰役等歷史事件,深情地刻畫出中華民族面臨國家危亡時英勇的抗爭精神;還有《夜歸人》,描寫現代女法醫與民國名律師在歷史與現實、時間與時空交錯中發生的愛戀故事,展現出民國時期的真實生活和國民心態。評論家吳安妮在《“現實”導向下的網絡文學新變》中坦言,這些作品無論是敘事風格還是素材汲取方面,都打破了傳統現實題材小說的刻板印象,將敘事倫理與現實生活“鏡面反射”,用多樣的藝術形式加以修飾,打破現實維度,創新了傳統現實題材小說的作用力。

需要注意的是,濫用“金手指”“重生”等手法容易導致故事內涵不夠深刻,敘事扁平化,易于走向套路化、平泛化的死胡同。閆海田提到,比如《奶爸的文藝人生》、《重生完美時代》等作品,雖然相較于傳統現實題材小說而言,設定簡單,寫出小人物的生存狀態,讀者有很強的代入感,但因為刻意追求輕盈感,故事內蘊不夠深刻,敘事框架流于空洞和扁平化。還有些小說,設置小人物重生、逆襲,一步步登上人生的巔峰,雖然讀起來很勵志,但禁不起仔細推敲,情節上也容易失真,流于“打怪升級”的套路。

雖然越來越多的網絡作家勇于嘗試將現實題材與不羈的想象力相結合,但玄幻類網絡小說中獨特的“中華民族想象世界”并沒有被成功地移植到現實題材網絡小說上。“穿越”也好,“重生”也好,根本上都是小說虛擬人生的手段而已。當下絕大部分小說,在想象力與現實之間只能顧此失彼,“骨肉分離”,或者是過度玄幻、不接地氣,或者是乏味的消極寫實,能兼顧想象力和現實世界的好作品難覓其宗,將“超現實”網絡文學中激發出來的想象力與廣闊的現實生活相融合,還需要長久的探索和努力。

警惕創作中的“偽現實”

隨著更多的網絡作家開始聚焦現實題材,尋求新的挑戰,現實題材網絡文學良莠不齊的現象開始顯現,“偽現實題材”“偽現實主義”值得警惕。一些作品披著“現實主義”的外衣,實則刷新下限、題材重復、視野狹窄,表現婆媳關系一定是一地雞毛,表現職場關系脫不開腹黑和權謀……創作者只停留在對生活膚淺的復刻上,沒有深入觸及社會和生活的實質性問題和矛盾。

現實題材創作素材看似“弱水三千,俯仰皆是”,其實創作中有很多難點。評論家王瑨談到,若跟在現實后面亦步亦趨,容易缺乏審美層面的觀照;若過度理想化,人物形象會失真……破題的關鍵,首先要實現對現實生活的有效觀照。哪里有現實的焦點,哪里就有表達的渴望,哪里應該有與之相匹配的影像書寫。抓住生活中的熱點、痛點、難點,創作才能產生觀照現實的力度。網絡文學現實題材作品需要從生活中提純和沉淀的,是靜水流深的現實,而非快意恩仇的“爽感”。 中國作協副主席、報告文學作家何建明認為,對網絡作家而言,強調現實題材創作并非要求每個人像報告文學作家那樣真實地記錄社會發展過程中的重大事件,更重要的是對現實的關注,在作品中融入與每個人息息相關的生活,抵達了生活,文學才更有力量。

不少學者還強調警惕網文創作中的“偽現實主義”傾向。“一些網絡作品盡管書寫的是現實題材,但其實只是使用現實的殘片堆砌了看似真實的故事,無論是人物形象還是故事邏輯都經不起現實的推敲,這些所謂現實主義的作品,只能愈發令讀者沉浸在不切實際的幻想中。”北京社科院研究員許苗苗說。

為何“偽現實主義頻出”?業內人士認為,市場對網絡文學中現實主義作品需求變大,但創作者對“現實主義”的理念把握不到位,所以造成“現實主義創作”變成“快消”現象出現。創作者能不能真正體味生活是影響作品現實感的重要因素。宋方金認為,所謂“偽現實主義”,就是因為創作者沒有吃透生活,沒有貼近人生。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王興東談到,現實主義真偽的區別在于,一個是真情實感,一個是虛情假意;一個是對生活的提煉,一個是自己的主觀臆造;一個展露人性惡,一個張揚人性善。真正的現實主義創作強調真實、展現細節。這要求創作者要深入生活,觀察生活,只有把看到和感悟到的時代變化和社會現象,通過生動的細節展現給觀眾,才能具有現實的感染力。

評論家黃發有更是呼吁警惕網絡文學泡沫化的陷阱:現實題材的網絡文學已經遍地開花,對于其后續發展而言,質的提升才是真正的考驗。(中國作家網記者 李菁) 

9码平刷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