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 70后作家孫衛衛是個永遠的“文學少年”

來源:封面新聞 | 張杰 張諶  2019年10月24日09:02

孫衛衛,這個名字一看就很有童真氣息,像個小孩子。但其實,孫衛衛出生于1970年代,是一名出過多部作品、多次獲獎的優秀兒童文學作家。他寫過《班長上臺》“熊小雄成長記系列”《小小孩的春天》《會說話的書》《喜歡書》《一諾的家風》等兒童小說、散文等30余部。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孫衛衛寫字也一筆一畫,也像是小學生寫的。雖然年齡上已經是成年人了,但孫衛衛一直保持著少年的氣質。兒童文學作家、評論家李東華這樣評價他:“成人作家寫兒童小說往往去模仿兒童的聲音,因為他們已經遠離了童年,要抓住童年的感覺是困難的,可是孫衛衛沒有陷入這種普遍的創作困境,仿佛歲月的腳沒有從他身上走過,他還是一個四年級的小學生,一個鬼頭鬼腦的小男生,在搖頭晃腦地敘述著自己鮮活的生活,鮮活的故事。”

孫衛衛曾是一名全國有名的文學少年。1994年他獲得了第二屆“雨花杯——全國十佳文學少年”稱號。1998年,從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后,孫衛衛曾在《中國新聞出版報》工作,現為機關工作人員。如今他過著“上班寫公文,專心做事。不上班時,寫兒童文學,買書讀書”的生活。

孫衛衛自幼喜歡兒童文學。這份純真的愛好,也無形中塑造著他的性格。讓他成為一個安靜的人。既然偶爾淘氣也是“小小地淘氣一下,就像小孩子一樣。”(孫衛衛語)上大學后,他對兒童文學更加癡迷,經常到南京市新街口郵局買《少年文藝》《兒童文學》和《兒童文學選刊》。他還給喜歡的兒童文學作家寫信,得到簽名作品的贈送,更增添了他對兒童文學的熱愛。

閱讀的熱愛,也蔓延寫作上。慢慢的,他自己也開始寫兒童文學,發表作品、出書,成了一名兒童文學作家。由于不是專職作家,孫衛衛見縫插針擠時間寫作。他每天5點40分起床。到單位處理一下自己事情之后吃早飯。8點上班。中午休息一下。晚上7點半左右回到家。陪孩子玩一會兒,21點半到23點半寫作。他一直信奉一個道理:“不怕慢,就怕站。”天天堅持寫一點,長此以往,作品的數字會很可觀。2019年9月,孫衛衛一口氣出了好幾本書,比如《小記者很膽小》《裝進書包的秘密》《回老家過年》等。

除了創作兒童文學作品,孫衛衛愛買書、藏書,也是圈內聞名。他從小喜歡書,只要是書都會拿來讀一讀。北方農村家里喜歡用報紙糊墻。走親戚時,他經常站在炕上,歪著頭,看報紙上的內容。“會認字后,可以說,沒有一天離開過書。”成年后的他,買書很厲害。每到一地,必逛書店,而一旦進了書店就很少空手而歸,常常是恨不能買盡天下好書。別人丟在樓道、電梯口的書刊他撿起來,如獲至寶。不僅如此,他甚至連做夢都會夢到挑書。愛書愛到這種程度那就不僅是愛,而是“癡”了。隨著在家中藏書積累導致找書不方便,他不得不開始對買書有所控制。

孫衛衛曾出版過一本日記體作品,專門寫他買書的故事——《喜歡書》。在這本書里,我們可以看到從2007——2011年間,孫衛衛淘書、買書、讀書、愛書、寫書、搬書、撿書、因書交友以及與書有關的細節,是很純粹的“書生活”。他寫得真實、親切、質樸、簡練,真性情。每篇僅二百字或四百字左右,卻內容豐富、思想澄澈、言之有物,情懷真誠。“下一次去南京,我想用兩三天時間,把南京的主要書店,包括隱藏在街道里的有特色的小書店都逛一遍。我不坐出租車,還像上學時那樣,騎一輛自行車,見到書店,就隨時停下來,遇到要收存車費的,就給她一毛錢。進到書店,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他寫道。

讀書即讀人。讀《喜歡書》讓我們可以看到了一個善良、誠實、謙虛、認真、踏實的孫衛衛。2017年,孫衛衛首部童話作品《會說話的書》,講了一個小男孩和一本書的故事。為什么有如此濃厚的讀書興趣?孫衛衛說:“我的成長也得益于讀過的許許多多的書。正因為我從書中獲得了益處,我就希望更多的孩子也能愛上書。這是我寫這本童話的本意。”

“少年兒童讀書貴在精,入腦入心,融會貫通”

封面新聞:讀您的作品,我最大的感受是,您一直保持著少年的氣質,不管是從行文風格還是心態,都非常年輕,純真。您對自己這種狀態,有著怎樣的自我感受?

孫衛衛:您這么一問,讓我想起了《論語》里的話:“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從小到大,我一直是一顆少年心。好像總也長不大。隨著年齡的增長,心態越來越平和。我喜歡說的一句話是:“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寫作讓我距離我心目中的那個好不再遙遠。我在作品中希望孩子們學好、成為優秀的人,我首先要學好、成為優秀的人。否則,就沒有說服力。

封面新聞:您的寫作風格很有辨識性:天然樸拙真誠之美。這樣的寫作風格,是受哪些作家影響?

孫衛衛:我的寫作,早先受作家賈平凹先生、兒童文學作家梅子涵先生影響比較大。現在,影響我比較大的是孫犁、汪曾祺等先生。

封面新聞:在您看來,兒童文學作為一個文學類別,與其他類別的文學寫作相比,有什么獨特之處?

孫衛衛:我覺得,兒童文學首先是文學。兒童文學屬于文學的一種,文學所具備的一切優秀特征,它理所當然應該都具備,否則,就不能稱其為文學。兒童文學和別的類型的文學相比,就是有些內容需要遮蔽或者用很隱晦的手法去表現,畢竟是給孩子看的。作品最好是積極向上的,讓讀者看到更多的光明。如果用一個詞概括優秀的兒童文學的獨特之處,那就是既要深入,也要淺出。

封面新聞:現在的孩子們很早就開始接觸電子產品,喜歡玩手機、電子游戲,您覺得在這種狀況下兒童文學還能吸引他們的興趣嗎?兒童文學要怎么樣應對這種挑戰?

孫衛衛:我覺得家長的引導很重要。我的小孩子五歲,除了我們講給他,他還喜歡通過故事機(無屏幕)聽故事。他每次都聽得很入迷,是被故事所吸引。他看圖畫書也很入迷。他看電視,是為了學習語言,每天20分鐘,最多半小時。看手機,也主要是看拍他的視頻,偶而看看科技視頻。達成協議后,并不是說他就能夠像成年人一樣理性的遵守,他也經常想突破規定,但是會被我們拒絕。時間長了他就認為這個規定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慢慢的他也會認識到,這個規定是不能被突破的。有的家長為了不讓孩子鬧,給孩子一個手機,或者讓孩子長時間看電視,家長自己也在一邊玩手機。家長都難以抵抗手機、電視等電子產品的誘惑,孩子的自制力更差,有更“熱鬧”的電子產品,他當然不愿意去讀書了。任何一個習慣的養成都不是輕而易舉的。從小沒有養成讀書的習慣,家長沒有起到好的作用。

封面新聞:您平常讀哪些書比較多?您平時有著怎樣的閱讀習慣?在這么長時間的閱讀經驗中,您有哪些心得可以給小讀者或者更年輕的讀者分享?

孫衛衛:歷史、政治、傳記、文學書都是我喜歡的。我書包里經常有一到兩本書,有空了就讀一讀。我如果喜歡某一個作家的作品,一個時期,會把他的所有作品都找來讀。少年兒童讀書貴在精,讀一本是一本,真正入腦入心,融會貫通,這樣,才有可能把書本的內容變為自己的。成為自己的,誰也拿不走。

封面新聞:在文學寫作上,您對未來有著怎樣的理想愿景?

孫衛衛:我的寫作時間有限,我希望寫一本是一本。等將來老了出作品集或者文集時都能拿得出手,無愧于作家的稱號。

9码平刷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