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留將一面與梅花

來源:文匯報 | 查干  2019年10月28日07:16

人與人之間,流露真情,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而大自然歷來是人類最可信賴的情人。

清代詩人何錢,所留詩作不多,但有一首《普和看梅云》,值得點贊:酒沽林外野人家,霽日當檐獨樹斜。小幾呼朋三面坐,留將一面與梅花。

年輕時讀到它,心有感動,感動在于一個“留”字。但還是未能記住,很快便忘掉了。后來,偶然讀到漫畫大家豐子愷先生的兩幅同題漫畫,印象便深刻起來。一幅叫:“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將一面與梅花。”另一幅叫:“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將一面與桃花。”就改了一個字,梅花改做桃花。而畫面景致卻有所不同。首幅:修竹茅舍在后,平闊野地屋前。東籬之下,擺一小幾,好友三個環幾而坐,留得一面,邀來一樹梅花。另一幅:松柳茅舍后,巒巖小屋前,還有蘭花幾株在石上,優雅得令人驚嘆。空留那一面,是一樹桃花。人仨花一,圍坐舉杯,相聚甚歡。

與梅桃同醉,是古人常有的生活趣味,現代人恐怕學不來,因為生活得太過現實。人稱自己是萬物之靈,既如斯,就該與萬物心靈融合,相敬如初。所謂天人合一是也。何謂天?即大自然,當然包括自然萬物。這樣看來,我們的古人,“留將一面與梅花”與梅同吟同醉,是自然而然的事。這乃人心豐富美好的一面。包容萬物,才是人類該有的偉大情懷。我們人類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自然萬物是看在眼里,記在心中的。萬物皆有靈之說,非空穴來風,是自然科學不斷地在證明著的。當白發覆額,所求無多之時,我倒有些依戀起農耕文明來了,原因在于,它與自然界靠得最近,可以說相依為命,不分彼此。山頂洞人的存在,就是一例。

我們的古人,尤其古代文人墨客,對花木的眷戀之情是有史可查的。他們親近花木,呵護花木,將它們看做親朋好友,是一種心靈寄托。因為它們,給予人的精神慰藉,有時是優于我們同類的。有一例,很典型,那就是唐人白居易所說:“少府無妻春寂寞,花開將爾當夫人。”結廬西湖孤山的宋代處士林逋,終身不娶,以種植梅花,飼養野鶴為人生樂趣,人稱“梅妻鶴子”。他有一首《山園小梅》的七律,贊賞梅花,別出心裁:“眾芳搖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有人會說,他活得太傻,太不現實。也許是。但人各有志,選擇什么樣的生活,是一個人的私事,我們用不著去武斷評判。“梅妻鶴子”又有什么不好呢?因為,大自然歷來是人類最可信賴的情人。如斯,留將一面與梅花,是情理之中的事。人與人之間,流露真情,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往往帶有風險。而與花木,說真話,動真情,只有回報,而無風險。人,有時心生苦悶,就想走進大山大野,讓山水草木來慰藉心靈,而且往往收獲頗盛。如斯,可以說,與大自然對話,是心靈得以暢明的有效途徑。詩人何錢,懂得此理,此益。當梅花盛開之時,他邀得兩三好友,與梅花環坐小幾邊,談天說地,吟詩撫簫,何等瀟灑,何等優雅。這才是心靈之需求吧?比起燈紅酒綠來,不知高超了多少倍?此時,梅花無語勝有言,意,盡在不言之中。

往往,心靈交流,是需要寧靜與悟性的。你瞧:茅舍、松柳、青竹、幽蘭、正在吐蕊的梅花,高藍的天空、墨綠的大野、原木的陋幾、新茗與家釀的老酒,菜蔬是屋外所植的新品,還有雅士,以及他們珠璣的談吐,這便是一切,人生還需要什么呢?這比起娛樂至死的生存狀態,來得健朗,來得高雅,來得痛快淋漓。這使我想起,高松下對弈的和合二仙來。也許有人說,這也太脫離現實的生存狀態了。乍看,的確如此,然而細細琢磨,也不是。因為這是繁雜人生的另一面,是忙里偷閑,撫慰疲憊心靈的有效方式。如今世界,旅游業盛興,人們扶老攜幼,走出家門,親臨大山大水,究是為何?只是為了觀光與開闊眼界嗎?不是,是為了尋求心靈慰藉,為生存儲備養料。也許,有些旅游者,沒有細想這些。然而,潛在的收獲,都是相同的。山水花木慰人心,這是明擺著的道理,只是人們常常忽略了。

我在蒙古高原的杜爾伯特草原,生活了近二十載,草原留給我的人生感悟與教誨,是多方面的。她的遼闊與寧靜,她的溫馨與情愫,使我的心靈,由幽暗變得敞亮。有一件事,至今記憶猶新。有一年的七月,正是草木葳蕤之時,我領命到巴顏紅格爾草地去采風。蒙古包主人,是一位年逾七旬的老額吉。她在冬營地留守,伴隨她的,是一頂蒙古包,一輛勒勒車,兩頭乳牛與牛犢,一條牧羊犬,還有包旁盛開的三株莎日娜花(即山丹花)。額吉把三株莎日娜,用羊磚圍了起來,唯恐牧犬與牛犢,將它無意中踩踏了。而且時常去撫摸、澆水。有一天清早,我在晨夢中聽到,額吉與誰在說話:“呼恒,翁達斯布?嚯若嘿!”她是說:閨女,渴了吧?可憐的。我以為,額吉的女兒回來了,趕緊披衣出門。不料,額吉正彎下腰,與那幾株莎日娜花在說話,并在用銅壺為她們澆水,那一條牧羊犬,也蹲在一旁,靜靜地在聽,似有感悟。這使我心靈受到極大的震撼和感動。我默默地站在那里,聽見自己血液的流動聲。在抬手撫摸自己的胸脯之時,兩眼不由得潮濕起來。于是,這一蒙太奇般的鏡頭,永遠地留在了心靈深處。這一場景,與“留將一面與梅花”,何其相似?

9码平刷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