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大埔的綠色

來源:人民日報 | 鄭榮來  2019年10月28日07:28

羈旅他鄉多年,家鄉的綠色,時在想念之中。

家鄉梅州市大埔縣,素有“山中山”之稱,山多田少,土地瘠薄。青山綠水本是大山的題中應有之義,但我1959年離鄉時,家鄉的山卻因過度砍伐,竹林盡毀,樹木絕跡,舉目望去,多是荒山禿嶺。此后多年,青山綠水便成為我心中揮之不去的想念與希冀。

離家三十年后,我第一次回到家鄉,發現山鄉面貌有所改變,心中感到由衷興奮。時值初冬,卻無寒意,我乘船回家,在船上眺望,兩岸青山,腳下綠水,仿佛詩意畫廊,讓我浮想聯翩。我想起鄉親們經常提到的1985年全省綠化造林工作,向荒山與貧窮宣戰。正是從那一年起,家鄉人開始大量采種育苗,大面積封山造林,人們志在消滅荒山。幾年之后,果見成效,荒山種滿了樹木,綠色重回大地。初長的樹苗,帶給人們的,是滿滿的希望。

再一次回家鄉,是又一個十年之后。春分時節,我回大埔縣采訪。所到之處,但見山青草綠,松竹滴翠,柚花飄香,春意盎然。尤其是實施造林、種果、種茶并舉的多種經營之后,家鄉農民的積極性被極大調動起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火熱的實踐中得到證明。我到過縣境內海拔一千二百米的西巖山,山上有一萬余畝壯觀的大型茶葉生產基地,有數以百畝、千畝計的桉樹速生林和果茶林,給當代山民帶來不菲的經濟收益。生活的改善,又從根本上改變了亂砍濫伐的現象。綠色,改變著大埔縣的面貌,引領著大埔人邁出脫貧的腳步。

茶始見于神農,柚發現于遠古,橄欖一類果種,屢見于經典古籍,而地處北緯二十五度的大埔人,歷經了悠悠百載,卻不曾種植過。如今,他們忽然發現,這些樹種原來很適合在腳下的土地大面積種植。于是他們實行“統一規劃,連片開發”,規模化種植。“八山一水一分田”不再是包袱和負擔,山多反而成為大埔的潛力所在。

后來,大埔縣的主要公路干線兩旁、各鎮各單位的庭院、縣城與圩鎮的公共場地,都種上了樹木花草,植樹造林在大埔蔚然成風,一個綠意盎然的家鄉重又回到人們眼前。青山綠水,城鎮宜居,這些共同譜寫的,其實是一首新時代的進行曲。

如今,大埔的森林覆蓋率將近百分之八十,美麗成了它的代名詞。今年中秋前夕,我乘車回故鄉。車過家鄉縣界,一路行來,處處皆青山,綠色滿視野,山坡山頂,或竹或樹,層林如染,綠深似墨。山坡時見果樹,蜜柚、柑橘為多;山頂多為喬木,是飛機播種長成。車至韓江,沿岸而下,又見兩岸臨水處,都是濃密的竹林,如同綠色屏障。江水映照,山水一色,又綠又藍。久違的美麗家鄉,讓我舒心愜意,振奮不已。

住在家鄉的弟弟承包了一片松竹林,約七八十畝。地點在他家房子后面,左右寬約一百米,往上綿延至二三百米的山頂。有竹子有松樹,以竹子為主。全縣飛機播種造林后,松樹多了起來。現在這片林子,松高竹密,四季常青。我從心底里喜歡這片蓬勃的松竹林,看著這滿山蔥郁,頓覺心曠神怡。

結束匆匆家鄉之旅,車子沿河岸返回。時近中秋,陽光和煦。我把車窗外的青山綠水收入相機里,留下一幅幅綠的畫面,也記下一段綠的軌跡。

9码平刷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