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追求“更高級”的創作 丁墨

來源:文藝報 |   2019年10月28日09:10

圍繞“新時代、新課題、新作為”的主題,尤其是如何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網絡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講好中國故事、弘揚中國精神,我想結合自己的觀察和經驗談一點粗淺看法。

首先我想談談網絡文學對青少年閱讀和成長的影響。我感到網絡文學近一兩年的發展和之前10年比,變化非常大。我記得曾經有出版社的總編對我說:網絡小說的人氣可不等于實體書的銷量,讀者群體是完全不同的。我曾創作過一部在很多網絡小說排行榜中拿過冠軍的作品,剛出版時銷量也只是“還行”。不只我的書如此,據我觀察,當年網上其他一些“紅書”也是如此。當然,一些“超頂級”網絡大神的“超頂級IP”不在此列。譬如唐家三少的《斗羅大陸》,多年來穩居各種排行榜冠軍。除卻這種特殊情況,一般而言,我認為那時候在青少年群體中,網絡文學讀者不過是一小部分群體。然而近年來,乘著影視、動漫、游戲等衍生版權開發的東風,作為重要的IP源頭的網絡文學,也涌現了大量的讀者和“粉絲”群體。我們可以看到一本當年在網絡上比較“紅”的書如今已輕而易舉進入當當等圖書銷售平臺的銷量榜前列;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中學甚至小學周圍的書店、文具店里,也在販賣印刷著大量與網文作品內容相關的書皮、貼紙、膠帶、筆記本等。今年過年時有個鄰居的孩子來找我簽書,提到現在當紅的網絡作品,這位高中生語氣尋常地說:“現在班上大部分人都在看網文,好多男孩子也看。誰不看啊?!”

情況真的改變了,閱讀圈層已被打破。從前網絡文學只是青少年們的讀物選擇之一,現在它們已經從各個渠道滲透,就在他們每個人的身邊。這是一把雙刃劍。持劍人就是我們所有的網絡文學創作者。越是流量、銷量提升,出現所謂的“人氣暴增”,作品被動漫化、影視化,成為一個個“IP”等,我們就越要保持清醒。這個清醒指的是創作者的責任。當出版方、影視方、各種合作方、經紀公司,甚至印制盜版書的商家,學校門口的文具店老板等所有利益相關方都把盈利當成主要目的時,惟有我們創作者要始終保持清醒。

青少年天生喜歡新事物,喜歡新奇、刺激、異類甚至反叛。網絡文學可以天馬行空、奇思妙想,以想象力的鑰匙替他們打開最初的文學幻想之窗,但卻不能一味迎合,不能為了刺激而刺激,為了吸引而吸引。在感官刺激情緒發泄之后,空無一物。這樣的作品只會令青少年離現實生活、離他們將要面臨和承擔的人生越來越遠。

創作是自由的。創作者可以表達任何你想表達的故事:熱血、勇氣、愛情、友情、不平、痛苦、迷茫……但不應被名利所挾持,要遵從本心。這才是真正的自由。更純粹的創作更高級。不追逐熱點不跟風,不依靠噱頭,或許一開始沒有那么熱鬧,但后勁一定更足,因為青少年的心也是最赤誠的。惟有本心能觸本心。是消遣還是文學,他們其實很聰明,分得清。有些熱鬧不是真熱鬧,只有寫下真正能留下的作品,才能收獲更多、更久。

我們現在總談論現實主義,越來越多的網絡作家也創作出了具有代表意義的現實主義作品。在我看來,現實主義這個詞具有非常豐富的含義。大國重工、醫療、教育、警匪題材是現實主義;武俠玄幻小說里主人公的正直、堅持、勤勉,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也帶著現實主義啟示色彩;生活、成長、磨難、收獲是現實主義,言情小說、重生小說中主人公踏實學習、努力生活、自省臻善,也折射著創作者對人生的思考和美好期望。百花齊放下堅持現實主義創作,帶給青少年積極、正面、向上的影響,不僅是每一位網絡作家應有的態度,也是文學工作者應承擔的社會責任。

年少時,我們讀金庸,還讀席娟、于晴,也讀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而現在,孩子們在讀我們的作品。文學為夢,前路寬闊、道阻且長。每一顆種下的果實,都會發芽成長。寫好自己小小的故事,弘揚中國精神,共同編織中國夢,這就是我理解的網絡文學創作者的責任與使命。

9码平刷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