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禾素《春天里的人們》:將個人命運與時代進步緊緊聯系在一起

來源:《民族文學》 | 李朝全   2019年10月28日08:21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報告文學是一種時代特征特別鮮明的文體,報道最新發生的事情,新近出現的重要現象、重要事物,涌現出的新人物,是報告文學承擔其作為文學輕騎兵職責的重要表現。這種脫胎于新聞的文體的一個重要功能,也是它的一大審美特質就在于它能夠向人們及時傳遞新鮮的資訊和信息,能夠讓人們了解許多希望了解的正在發生或新近發生的大事要事,正在發生著的重大變化和發展的趨勢態勢,讓人們對未來能有一個基本的清晰的判斷。

傣族女作家禾素的長篇紀實新作《春天里的人們》就是這樣一部典型的具備新聞性價值的作品,它有助于人們認識和了解香港社會的當下實情及其未來發展走向。作品講述的是數十年來在香港地區孜孜不倦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地推廣普通話的一群教育工作者平凡的經歷。她們的經歷也是蕓蕓眾生的一種經歷,但是她們都有一個志向一個愿景,并以此作為謀生的手段和職業,即:她們都以教授普通話、推廣普通話教育作為個人事業、生命寄托和實現個人價值的一種主要方式。這些人大多來自內地,有許多是嫁到香港的內地女子,她們的經歷有著許多相似之處,譬如,都是因為對原先的生活狀況不滿意,或者因為家庭破裂,獨自到深圳打工,在打工的過程里結識了來自香港的未來的丈夫,由此開始進入香港這個大千世界,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社會里摸爬滾打,奮斗拼搏,尋找自己生活的方向。她們中有的做過廚房的幫廚,有的做過私人教師,有的在幼稚園當過老師,干過各種各樣的粗活臟活累活,只求能夠自主自立,最終她們都發現了教授推廣普通話是自己可以賴以存身和謀生的手段,于是都投入了很大的精力重新學習。無論原先的起點是大學畢業還是高中畢業,她們都通過繼續教育,拿到了教師文憑,開始了正規的教授推廣普通話的工作,以此謀生,并在這一工作中找到了心靈的寄托,從而擺脫了業已破碎或者分裂的家庭。其中有些女子因為職業上的獨立和財務上的自由而勇敢地跨過了婚姻的樊籬,與原先的香港丈夫離婚,重新開始屬于自己的自立的生活。菁是一位性情溫和的人,就像大海中一朵小小的波浪,因為不懂英文和粵語,無奈之下直接去找校長要求報考,好不容易考上了,婚姻卻陷入了僵局,但因為孩子小而隱忍住了。她通過幫助孩子攻克學習難關,從而找到了新的謀生路子,就是教問題學生,把7個有各種毛病的孩子教得很出色。她1994年從四川到深圳,先是到酒樓去當配菜工,后來因為結識了香港的這個男子而移民到香港,到港后卻經歷了婚姻上的種種不順,但頑強的她扛起了生活的各種艱難,通過上中文專業拿到了教師證,開始教普通話,接著又學會并教人瑜伽,最終順從內心的召喚與丈夫和平地分開,搬去北角獨居。夏雪同樣是一位要強的女性,因為壓力大,和丈夫關系破裂,但她決不輕易向現實妥協,反而感謝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讓自己能夠快速地成長,經歷過的事情讓自己能夠不再驚慌失措。來自江蘇的艾玲,與世交子弟、警察蘇偉堪稱青梅竹馬,因此堅持要回家嫁給他,嫁人后卻因家庭矛盾夫妻關系破裂,于是遷到香港定居,分到了公屋,轉行教普通話。丈夫糾纏不放,也要求來香港,并且一再地背叛她,先是把賺的錢全都收走,接著又找借口回大陸尋歡作樂重婚生子,丈夫人性丑陋的一面暴露無遺。這時艾玲不幸又患上了癌癥,但是她的內心懷有無盡的善,讓她克服了一個個生活的難關。幾年后,她終于走出了婚姻的圍城,再婚嫁給了一位心儀的藝術家。向真來自湖北,到深圳打工,經人介紹,對丈夫雖了解不多,但還是嫁給了他。嫁給丈夫到了香港以后竟是她噩運的開始,先是遭到婆婆百般虐待,接著丈夫又有了外遇,向真只好自求真正的獨立。她一面體會到有些香港人的卑劣,一面通過教普通話謀生。在她把普通話中心的教師職務辭掉后,卻又被本來講好聘用她的幼稚園校長解聘。就在她陷入絕境之時,有朋友給她介紹了一個私人教師的活,才幫助她渡過了難關。

因此,這部作品給人感受最深的便是這群我們并不熟悉的獨特的女性。她們的經歷有類似的地方,那就是都是通過自尊自愛自強,最后實現了個人的職業自立、財務自由和人身自由,尋找到了個人的幸福和生命的價值。

這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女子。而作者作為一名女子,她對這群女子顯然懷有無盡的同情、體諒與關愛。作者的書寫首先在于揭示這群女子的命運和人生軌跡。文學是人學,文學關注的是人性、人心、人道和人情,作者以一種同情心同理心去貼近這群女子,走進其內心深處,了解其最為幽微隱秘的心靈深處的悸動,去捕捉她們生命升華的每一個瞬間。這,正是對人性基本的尊重,也是對女性生存處境深切的體諒,是對于女性自我蛻變自我升華的一種生動的描繪。許維琳是普通話比賽的一名評委,作者選取了一個細節,一支參賽隊因為一名胖學生的意外情況引起全場哄笑而導致比賽效果不佳,但是他們出色的發揮依然給了許維琳一個驚喜,因此她破例額外給了他們一個獎,使這群學生和老師受到了很大的激勵。許維琳當年是香港的偷渡者。她的愛人先期到香港去投靠其開小廠的父親,而許維琳則是通過交了800元偷渡費,帶著孩子冒險孤身前往,一路上經歷了各種曲折和驚險,最終順利來到香港。然而這位華東師大畢業的大學生,在這里學歷卻不受認可,她只好重新學習,重新獲得學位,才能找到工作。又因為不懂粵語,不懂英文,開始時只能委屈地到唯一一所用普通話教學的學校去當教師,語言成為了她的謀生手段。壓力非常大,但是,許維琳沒有放棄,每天4點就起床,勤勉敬業,最終做出了顯著成績,30年后改行去了城市大學教普通話,而且參與舉辦香港校際朗誦節,擔任比賽評委,后又加入了兒童文學會,成為了一名兒童文學作家。她的人生理想就是快樂做事,輕松做事,不求名利,知足常樂。曼君因為結識了香港的丈夫而來到香港,租了公屋,原先在學校的餐廳工作,為了能照顧女兒上幼稚園兼顧家庭和工作,她努力學文學、教育學,考取了高級教師文憑,開始做家教,又自編圖像拼音教材,接著從私人教師轉成普通話教師,因為好學而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她的人生感悟是:人活著的意義就在于傳承,從家庭菜式到上一代的好東西,包括好的生活習慣、思想、知識,普通話教學也是在傳承中國文化。珊珊原來在外貿集團工作,也是因為認識了在香港新世界集團當工程師的丈夫而嫁到了香港,為了謀生而開辦普通話中心,“非典”期間賠了很多的租金,但是她堅持了下來,最終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

這一個個女子的生活經歷都相當坎坷,她們以教授普通話作為謀生手段,同時她們也是文化的使者和傳播者,她們促進了香港這座包容性城市文化的融合。正如作者所言,她們為這座城市帶來了新鮮的聲音,這些聲音會引導這座城市與祖國內地更加緊密地融合,加速香港的去殖民化。這些人都是普通人,她們的身上未必都有家國天下的情懷,未必都有強烈的愛國主義情操,但是她們個人的奮斗和作為,卻對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推動香港的進步,促進香港和內地的融合,保證香港的可持續發展,做出了自己重要而獨特的貢獻。她們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了一個熱愛祖國的普通人的職責,體現了公民意識,其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也在這項工作中得到了彰顯。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香港回歸祖國22周年。香港所走過的道路是曲折的,香港曾經有過一段漫長的不堪回首的殖民地的歷史,150多年的殖民歷史給香港打上了沉重的精神和文化的烙印,這種烙印的后續影響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甚至很難被完全消除。因此,對于一個重新回到祖國懷抱的特別行政區而言,它的文化傳承,文化及精神的重構、重建既極其重要又相當艱巨繁重。文化化人,文化育人,一個地區之所以具有中國性,之所以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就是因為在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綿延不斷地傳承了5000多年的中華文明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文化的重要載體是語言和文字,因此,在香港這片久別重歸的特別的土地上推廣普通話,推廣傳承中華傳統文化和中華文明,其意義重大而深遠。放到民族國家的層面上考察,這實際上是在為一個地域的重新融合重新融入祖國大家庭所進行的一種非常艱辛但卻是極其重要的努力。一方面,香港廣大居民有學習普通話,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的迫切需要和強烈需求;另一方面,一大批有志于推廣普通話、推廣中華傳統文化的有識之士加入到了這樣的一股洪流之中;再一方面,政府部門特別是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都有志于推廣和傳承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文化是根,文化是脈,文化是靈魂,文化是民族的精神標識,只有把文化傳承好,弘揚好,這個地區的文明進步才是可持續的、綿延不絕的。漫長的殖民地歷史有可能使香港的傳統文化被拔根或被削弱淡化,被糅雜和多元化,那么,在這種多元化的文化中,堅持中國文化的主導主流地位,堅持中國文化對香港社會的全覆蓋和引領作用,應該成為每一位有識之士共同的抱負和理想。推廣普通話的這批工作者,她們自覺或不自覺地匯入了這場傳承傳統文化的時代大潮。她們都是小人物,但是歷史不正是由小人物創造的嗎?她們看似微弱的基礎性的工作實際上也是在參與創造一部香港的新歷史,書寫香港的歷史新篇,因此,她們的作用不可替代,她們的價值不可低估。而作為新加入香港區籍的移民,她們無疑是新香港人,她們對于香港是一種新鮮元素,一種活力和生機,她們為香港原先駁雜的文化格局注入了一股清流,帶來了一陣清風。這是從祖國內地吹來的風。這種風尚的影響引領應該是一種長久的、可持續的,而且應該是一種引導性的、主導性的。現在回首看看香港回歸22年來的歷程,我們更加真切地認識到,推廣普通話,推廣普及中國傳統文化,對于香港的未來至關重要,對于香港更好地融入祖國,和祖國同步伐共命運齊發展,組成一個命運共同體,尤為重要。從這些層面上說,《春天里的人們》這部長篇紀實作品無疑是特別的,有價值的,值得肯定的。

作者禾素1994年移居香港,從事教育及寫作工作。在香港生活了20多年,她對香港社會已然相當熟悉,尤其是對推廣普通話的這個教師群體非常熟悉。她所采訪的這些女性幾乎都是她的朋友,或者有過多年交往,對她們的經歷和事跡此前早已有所耳聞目睹,而經過進一步深入的采訪了解,她也進一步揭開了這些女性的生命歷程和心路歷程。這種親歷式、耳濡目染式的采訪,因為真實真切,因此具有很強的可信度和感染力。

9码平刷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