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在2019中國戲曲文化周期間舉行的系列學術論壇上,業內專家強調—— 民間才是培養未來戲曲觀眾的地方

來源:文藝報 |  徐 健  2019年10月28日08:44

由中國戲曲文化周組委會主辦,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承辦的“中國戲曲發展國際論壇暨新中國戲曲70年回顧與展演學術研討會”10月6日至8日在北京園博園舉行。來自國內外的30多位戲劇界專家學者圍繞“中國戲曲的國際共享”“新時代戲曲創作的現狀特點及問題”“戲曲流派與戲曲發展研究”“戲曲現代戲創作研究”等熱點問題展開了深入探討。與以往相關的研討會不同,此次學術研討與北京園博園的戲曲文化活動相結合,“整體沉浸式”的藝術欣賞環境,豐富的戲曲演出及周邊活動,特別是以往很少有機會來京演出的劇種、劇團的輪番登場,讓專家們如獲至寶,他們在觀摩的同時,也為中國戲曲的發展帶來了各自的思考。

中國傳統戲曲跟西方戲劇是“兩股道上跑的車”

重拾、堅定戲曲人的文化自信,是此次研討會上與會者熱議的話題之一。中國藝術研究院戲曲研究所所長王馗表示,2017年全國戲曲普查有348個劇種仍然是活態的生存狀態中,這348個劇種是隨著眾多的由京劇、昆曲、粵劇等戲曲劇種形態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代表作名錄之后,逐漸被世界所共享的。之所以能夠共享,不但是因為戲曲參與到了中華民族的民族人格的塑造中,成為民族識別過程中非常重要的藝術標志,而且它還有很多世界性的因素,能夠在藝術的感知上為大家所共知、共享。

“多年來中國人對中國戲曲好像是信心滿滿,其實不是,比如我們把中國戲曲,特別是把梅蘭芳跟其他國家的戲劇大師擺座次,這是一種強硬的擺設。”談及戲劇研究中長期存在的問題,中央戲劇學院教授麻國鈞表示,“中國戲曲尤其是傳統戲曲跟西方戲劇是‘兩股道上跑的車’,不在一個軌道上,把這兩者放在一起進行對比研究,有點開玩笑的意思。”在麻國鈞看來,從戲劇理念、尤其是戲劇的展演方式、展演形態上,中國戲曲和西方戲劇完全不一樣。重拾中國戲曲的自信,就應該把中國戲曲放在整個東方視域中去審視。“中國戲曲乃至整個東方戲劇一直在相互交流、相滲、影響變異中發展。我把東方戲劇比作一條河,從源頭上流淌下來之后并由各種支流匯聚而成,形成一條東方戲劇宏偉無比、燦爛輝煌的戲劇藝術的長河,這條長河流淌在東方大地上,不斷地匯入小溪,隨時在變。這條河流到東方各國的時候,呈現在東方各國的戲劇樣態是不完全一樣的,但是在不一樣中又可以發現很多相似、相通之點,如果把中國戲曲置于這條河流之中,就會發現中國戲曲不過是東方戲劇這條大河中的一段而已。”麻國鈞認為,就目前來講,中國戲曲的歷史雖然并不長久,但是東方戲劇最為出色、最為亮麗,取得的成績也是最為輝煌的。

武漢大學教授鄒元江認為,文化自信是建立在中國文化藝術審美傳統的堅實基礎之上的,只有對作為最能夠代表中國文化審美符號之一的戲曲藝術獨特的審美韻味、表演絕技的深刻理解和精深傳承,才能夠獲得更加堅定的文化自信,而要實現這一點,關鍵問題是要確切地理解戲曲藝術傳承的獨特方式——口傳心授。

戲曲表演藝術需要“用腦子”

聚焦戲曲繁榮發展背景下,創作、表演等環節暴露出的問題,也是與會專家熱議的話題之一。中國劇協秘書長崔偉用“虛胖兒”形容當下戲曲表演上面臨的問題。“表面上看容量很大、個頭很大,但是體魄和健全的人格、有魅力的特點和性格,卻在表演藝術中越來越淡化。內容的新、內容的與時俱進和表演藝術本身的傳真、生動,也就是本體的發展和內容的發展存在非常大的不平衡。”崔偉認為,中國戲曲最具審美的不是內容,是表現內容的方式,這種表現內容的方式并不排斥內容,也不會減低內容的深刻性、時代性、生動性。但這些獨特的東西在表現方式上已經越來越和戲曲最具魅力、最具優勢的表達方式漸行漸遠了。

崔偉談到,在很多新的劇目中,戲曲的表現手段基本上沒有用武之地,包括很多行當已經在前行過程中面臨著死亡。比如,在表現都市生活的現代戲中武戲如何表現,表現當代生活的現代戲中丑角還有沒有發展和展現的空間,這些都是戲曲表演面臨的很大問題。現在由于在內容、講述風格上的話劇化,許多戲曲表演的看點和可供演員發揮、用戲曲方式表達情感的場面、段落越來越少了。面對這個問題,崔偉建議,強化對戲曲演員表演藝術的吸引力和創造力的重視。“吸引力和創造力是傳統賦予我們的,但是當我們把傳統學習、接受過來以后,它們在我們的身上似乎無法煥發出人物性格的活力、表演藝術的魅力和戲曲藝術的時代感、進步感。千萬不要因為內容的發展或者創作理念上、創作環境上的需求,就把最具看點、最具本質、最能夠體現民族性的東西喪失了。”

對于如何提升戲曲演員的表演創造,除了傳承、領悟外,崔偉特別提到了要“化人為己、化古為今、善化善用”。“中國戲曲的表演藝術不是踢腿練功就可以實現的,而是需要‘用腦子’。中國戲曲演員缺乏的不僅僅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環境、特別強烈的學習動力,還有支撐表演藝術精進上的文化素養。”崔偉表示,“現在只強調練功、只強調外部環境給演員提供方便,如果不強調自己的文化修養、文化理念的提高,不是站在中華文化的審美基礎上去傳承中華文化,那么中華文化、戲曲之美一定會大打折扣。”此外,崔偉認為,自成一格是表演創造的目標。“自成一格,絕不是只有自己的表演特點和風格,也不是我認為我有表演風格就成為流派了。流派是很高的攀登,流派不是人封的,流派的生命力是靠藝術和時間決定的。”

中國戲曲的根在老百姓那里

本屆戲曲文化周上有不少來自北京、安徽等地的民間、民營的戲曲劇團參加了演出,這些劇團長期扎根基層、面向百姓,在戲曲的普及、推廣以及豐富廣大群眾精神文化生活上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今年年初,上海戲劇學院教授孫惠柱去福建閩南一帶考察民間戲曲劇團的發展,他把這些處在專業演出和票友演出中間地帶的民間劇團演員們稱為“中國戲劇界的模范演員”。“他們幾乎每天都在舞臺上演戲,雖然不是非常專業的演員,但是每年都要演上300多場的戲。”孫惠柱說,他曾經在一個演出的后臺看到一群孩子在衣箱上做作業,他們的父母在臺上演戲。當中間演出下場后,這些父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孩子作業寫的怎么樣,趕緊督促一下,然后換服裝再演另外的角色。這樣的場景每天都在劇場的后臺發生,還有一個身懷六甲的女演員,她說要演到快臨產的時候才停下來。“很多人說戲劇在走下坡路了,其實并非如此。真正反映中國戲曲狀況的,還是在民間。只要有市場,戲曲就有希望。”

長期從事儺戲研究的麻國鈞也結合自己的田野調查和研究心得,認為“民間的土壤培育了中國戲曲,中國戲曲的根在老百姓那里”。為了從事研究,麻國鈞去了全國的很多地方看戲,每到一處,他就拿著照相機跟著演員到處跑。“我有時候在村子里轉悠,看到一些民間的戲劇都是座無虛席的,給我留下特別深刻印象的是,很多大人帶著娃娃們看戲。娃娃們的小眼睛始終盯著演員,我把這些畫面都用鏡頭一一記錄了下來。”麻國鈞說,“我提及這些經歷,不是希望小娃娃們會成為未來中國戲曲的演員,而是說民間在培養著未來的觀眾。觀眾就是泥土,沒有觀眾種子就無法生根,開不了花,結不了果。我們現在不能僅僅培育種子,而忽視了泥土。”

“在北京陶然亭公園,每到周末的時候會有幾十支戲迷票友隊伍活動。在山東威海,去年一年舉行了各種各樣的群眾性的戲曲演出達到一萬多場。”北京京劇院院長劉侗表示,中國戲曲藝術是人民大眾的。當下,專業戲曲人士看到市場的票房、看到其他藝術類型演出的經營活動可能會有一些失落,但是我們不要局限在這個簡單的市場競爭領域,應該開拓視野向廣泛的社會層面進行瞭望。“其實戲曲藝術在民間依然如火如荼,因為廣大人民群眾需要戲曲藝術,他們需要這樣的參與和享受”。

9码平刷一天